孽缘·纠缠·牵手
口述:罗氏夫妇,顺德均安罗水人 笔录:本报实习生 张梅兰

  已经写过好几期心情故事了,但是找我倾诉的一般都是一个人,很少能有两个人与我同时交流。一对年近六十岁的老人,给我讲述了他们风风雨雨走过的三十多年的夫妻生活。这其中的点点滴滴,都让我感动。都市里面的年轻人的情感故事听得多了,一对老年夫妻的经历让我懂得了什么是人世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孽缘

  像我们这把年纪的人,像婚姻这种大事情,一般都由不得自己做主,都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他之间也许是前辈子就注定似的,结婚也是有那么多的巧合。

  我还是姑娘的时候,我们有个邻居嫁到罗水,并且生了孩子。因为我们从小关系就比较好,所以孩子满月的时候,我就过来看她。本来他很少到人家串门,那天他到我朋友家借东西,结果就看到了我。也许觉得我不错吧,就到我们家提亲了。他从小就没有父母,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也许是父母看到他样子不错,人也很勤劳,所以就同意了。

  我不知道那天去朋友家是对还是错,也许这一生的命运就这样被决定了。

纠缠

  我不知道关于我们的爱情,在我们这一生中究竟占了多少,所以我只选择了有些事情,一些关于我们之间种种的故事。

  我们年轻的时候,除了为生活拼命奔波外,就是无休止的争吵!我一直都不愿意再提起那段光景。对于我来说,如果真的可以像粉笔字一样抹去,我早就不会在这里再挖旧疮疤了。那是一种痛,即使现在我重新一点点的翻出来,都能够疼痛得让我无法言语的泪如雨下。

  也许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像所有悲惨故事起源的农村,贫困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如果只是穷,日子也不会太难过的。那时候我们这里的农村大多数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经营桑基鱼塘。我们为了生活经常要撑着渔船到外边卖鱼。

  其实再苦再累的生活,我都不怕,毕竟是农村里土生土长的人,可是我怕的是他不争气,好赌;怕的是孩子们受苦。我的孩子们其实都很好,有一次,我帮女儿整理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她写的一些东西,当时我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下来。

  女儿的笔记:在我还是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家三兄妹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他们一去就要个把星期,留下一些生活费给哥哥掌管。当时不懂事的我常常因为害怕晚上一个人睡觉,就拉着哥哥姐姐一起,而且门都得上很多道锁才放心。每天盼着他们回来,可是每一次他们的回来又令我心惊胆战。无论生意顺不顺利,他们回来的头一天总要吵架。我恨透了这种生活!如果说这都算不上什么,一到年底,我就更害怕。许多小孩子都在喜气洋洋的迎接新年,而我却得每天都在惶恐的生活中度过。农村最让我讨厌的不是贫困,而是一些陋习!逢到年关,就会看到成群结队的赌鬼躲在角落里没日没夜的赌起来。日子本来就捉襟见拙,父亲却还嗜赌成性,农民始终都有着最不可原谅的劣根性———侥幸心理。而他们却不知道,穷人在赌场上永远都赢不了富的。于是,每一年父亲不输光整年的积蓄都不会离开那张赌席。而母亲则最看不得这个,她常常咬牙切齿的痛骂,有时候心痛得捶胸顿足。父亲本来输了钱就不高兴,一回来被母亲数落责骂就更不得了。于是,我都可以预见到战争将一触即发。

  记忆永远都只是些痛苦的片段。那一年底,父亲输光了身上的钱,垂头丧气的走进家门。我清楚的记得他那张阴沉的脸,无精打采,蓬头垢面,眼光零散而呆滞,他谁也没看就径直走向衣柜。拉开所有的抽屉搜刮存折本,后来他干脆连同衣服全部扔下来,什么都找不到的他恼羞成怒把衣柜也捅破。我看着父亲,那张狰狞的面孔变得越来越大,我害怕得一直躲在墙角。偷偷地看了看母亲的反应,她没有说话,出奇的沉默。这一次是父亲先开口,他问母亲把钱藏在哪里,然后就是咆哮吼叫的对骂开始了。这一次父亲还动手打了母亲。当我看到母亲眼角沾满泪花的那一刻,我心痛得像被千刀万剐一样。我恨透了他!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父亲,我宁愿从来没有过!所以当第二天父亲推着那辆老爷车说要离开这个家的时候,我没有阻止。而我当时怎么都不明白母亲那时为何还死命的拦着父亲不让他走。

  我的眼泪也忍不住要流出来,也许罗阿姨的千言万语都比不上这些话感人。

  其实我也在想,为什么死活都不让他走?我这个人,也许用现代的话说太保守了。夫妻哪有不打架的,当时孩子还小,我老是指望着他能够好好做人,不要再赌钱了,指望着一家人和和气气把日子给过下去。他要是走了,我还有什么指望呢?

  日子终于在这吵吵闹闹,碰碰叩叩中慢慢过去了,真的,我们的几个儿女都很争气。大儿子和小女儿读的都是名牌大学,二女儿高中毕业是因为没有钱读书,放弃了高考,要不她肯定也是大学生。

  说着说着罗阿姨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瞪了瞪在不远处在忙碌的罗伯伯说,要不是他当年好赌,二女儿也不会没有钱读书,我现在最后悔的是没有让她读书呀,可是也真的没有办法,小女儿还是靠姐姐供读书的呢?虽然女儿从来没有埋怨过我们,可是我总觉得对不起她,罗阿姨沉默着。罗伯伯为了打破僵局说,我后来还不是慢慢学好了。人嘛,总有头脑不清醒的时候,那时候我是着魔了,不提了不提了。还提什么成年旧时,你就继续说好了。

  他也许是看到了家庭的希望,何况孩子们在一天天长大,他们也懂事了,也知道分辨是非了。所以他逐渐的好起来,起码他赌钱也没原来那么凶了。我对他的叨唠也相对少了,两个人吵架也就渐渐少了。

  其实孩子们都认为我们两个人能走到现在我一直都认为那是因为他们几兄妹。其实我认为也不完全这样,因为他对我还是很有感情的。尤其是刚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很穷,我生孩子的时候,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好吃的,他就通过各种方式给我弄些野味。有一次他晚上出去捕黄鳝,早上回来的时候,全身都被蚊子咬的通红,可是他一声埋怨也没有。这只是一件小事情。只要我不和他吵架,他其实对我还是不错的,所以说女人都是心软的!

  罗阿姨回想起往日的甜蜜,嘴角边自然露出一丝微笑。这是一种别人无法领会的情感,连儿女也没有办法体会到的情感。也许不同时代的女人对爱的理解不同,她们要求的太少了,付出的太多,即使这样,只要她们曾经有过那么一点甜美,就可以支撑她们过上几十年辛苦的日子。不管有什么风雨,都可以走过去。

  现在,我儿子和二女儿都已经出来工作了,再不是靠着他一人支撑整个家了。假如他再有什么差错,我其实都可以扔下不管了。可是原以为可以过上些安稳的日子,上天似乎一直都不肯放过我们,也许生活本身就是没有尽头的苦难。

牵手

  去年我们家好不容易凑了些钱盖新房子的,因为旧房子实在住不下了。那个时候刚刚才把房子拆了,我们暂时搬去了别人闲置的旧房子里住。偏偏我被诊断患了病,要开刀住院治疗。儿女们虽然都回来看我,可是他们都有工作,不能耽误太久,所以那时候他除了要陪我治病,还要没日没夜的为房子监工,而且还得料理那口鱼塘。那个时候的辛苦是说不出来的。我本来脾气就不大好,一点小事都记在心里,积怨及劳累才导致今日生病。他也因此收敛了很多,赌钱自然是没有时间的事。虽然他那种牛脾气也改了不少,处处事事都得让着我,从来不做家务的他也开始做饭洗衣服了。

  家里的大小事都差不多要他一人扛着。人是被环境逼出来的,从来不做家务的他,没有这样任劳任怨过。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都想得很清楚,如果她不在,我一个人也没意思,所以怎么样也要让她好起来啊!”那句话背后的心酸到现在我一想起来就眼泪盈盈。那是我曾经恨之入骨的不负责任的丈夫,那是个没有读过书七岁就开始自力更生的父亲说出来的话呀!

  而现在我的病好了,他还是经常要煲汤做饭侍侯我。只是本性是难以一时半刻可以改变的,我们俩性格相冲,偶尔还得小吵小闹。不过从摩肩擦掌跌跌碰碰的走到现在相濡以沫,生活可算是厚待了。我从来都不奢望所谓丰足的日子,只要一家人整整齐齐,和和气气就是最大的恩赐。

  罗阿姨的要求是如此的简单,我相信她的这个心愿一定可以达成。我在采访的时候,她还在监督罗伯伯把泥土搞到顶楼种菜。她说,现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了,不管吃什么菜,都要花钱买,所以节约一点,在顶楼种点简单的菜,反正平时就我们两个人,吃的菜也很少。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我心中升起了一股热流。写过也看过那么多恩恩怨怨的情感故事,这也许是最朴实无华的。两位老人之间也没有曲折离奇的故事,有的只是生活中的一串串插曲,但是谱写的却是令人无法忘怀的情感。

  在送我出来的时候,罗老伯悄悄对我说了一段话,当时我的眼泪真的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其实她得的是卵巢癌,是中晚期。当时医生说医治的几率不大,而且病人在治疗时会很痛苦;不治疗则大概只有半年的寿命。那时候儿女们都不在身边,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崩溃了。我一个人站在医院里面想了好久,我不敢告诉她实情,只是说她生了点小病。她虽然口里不说,但我知道她还是知道一点的,她一向都忌讳“死”这个字眼。如今要她面对自己的生死,她一个人要承受多大的精神折磨啊!我一想到这就难过得要死,恨不得替她受苦,可我更不能先倒下来,和家人商量过后,决定只要有希望,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要给她治疗!

  她出院后,不愿意住别人家里,毕竟别人是很忌讳的,怕万一玷污他的房子,不是更不好意思,所以逼于无奈,只有把以前养猪的地方腾了出来先给她住下。那时候我和儿女们都心如刀割呀!或者正应了她口中劳碌的苦命,然而她一直都很坚强,在整个化疗中都坚持下来,而且白细胞没有下降,医生说这是很少有的。也许穷人的命很苦很贱,但也是最坚韧的!什么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刻我们一家人终于体会得透透彻彻!但老天爷总算对我还不错,给了我三个这么好的儿女,还有这么一个好的老伴,我这辈子总算没有白来一趟;只要她能够好好活下去,我就算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我相信罗伯伯这辈子落泪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是他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我依稀看到了他的泪光。不能够说我完全领会他的心情,但是我能够明白罗阿姨对他的意义。他们两个人早已经连为一体了,不能分离的,是生死与共的。我想不管我说什么,其实都是多余的,我只能祝愿罗阿姨能够早日康复,他们一家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想这一定能够实现的,好人会一生平安的!

2004-03-24
 
 

© www.oicq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