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字是怎样写的?
讲述:阿新、阿洋 记录:实习生 杨洁

  阿新和阿洋是一对恋人,他们的恋爱关系已经持续四年了。阿洋说,再过几个月她就会走上红地毯,与阿新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简单的几句话,淡淡的表述,让人很难想象他俩为了走到一起所经历的一切。看着微微发胖的阿洋,我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她曾经留在我记忆里的清秀、瘦削。阿洋看见我瞅着她沉默不语,用阿新递过来的纸巾轻轻拂去脸上的汗水,说:“都是他害的!我比较贪吃,他就买各种好吃的给我,现在就成这样了。”说完顺手又把汗水浸湿的纸巾塞在阿新手里。听着阿洋的话,阿新在一边笑了。我看的出来,虽是责怪的话语,但话语中蕴涵了阿洋难以言表的幸福。

  阿洋是我初中同学的姐姐,一次同学聚会听同学讲起这位自小就人见人夸的姐姐为了一个乡下仔差点与父母反目,她说自己很佩服姐姐的勇气,能够视众多优秀追求者如草芥,唯老实憨厚的阿新在她眼中是最好。当我问起阿新、阿洋,他们的爱情马拉松是怎样开始时,阿洋说还得感谢自己因贪玩没有考上大学,不得不上自费。

  香珠为他们定情

  阿洋的手腕上有一串非常漂亮的手链,极小的果核串在一根暗红色的细绳上,每颗果核都被磨的发亮。阿洋说这是阿新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也是她最喜欢的礼物,因为手链上的每一颗果核都是阿新仔细磨,认真钻眼儿,把它们细细串起来的。

  我自小就是人见人夸的那种女孩,虽然比较爱闹,但在三个姐妹里父母还是最疼我。我也问过父母为什么最疼我而不是学习最好最听话的小妹,爸爸说了一句话让我永远不会忘记,他说我有主见。因为有主见而让父母喜欢,也因为有太有主见了,让父母很伤心。第一次是高考,因为我只顾玩没有把心思用在学习上,虽然老师和父母都说过我,但我都当成了耳旁风。终于,我这从小被人夸到大的好学生高考落榜了。我觉得复读特别的丢人,就跟父亲说打死也不再进高中的大门。因为我的坚持,父母拿我没有办法,只好通过关系把我弄进了中医学院上自费。

  医学院里的自费生,各种家庭背景的都有,因为我父亲在医院工作,所以老师觉得我可能对医学的东西比较了解一些,就让我当了学习委员。说实在的,虽然从小在医院里长大,医院里的奇闻逸事我能说上一大堆,但医学的东西我真是一窍不通。但既然已做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尽力做好。阿新在未到医学院之前已经在医院里工作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他可能有经验,就经常找他问一些学习方面的东西。那时候他虽不怎么爱说话,但只要我让他帮忙,他就会很热心。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医学知识也是少之又少,我俩可以说都是医学白痴。阿新特别怕我找他问学习上的事儿,但只要我去找他,他都能答的头头是道。后来才告诉我,那是因为每次下课他都会去找老师,把我可能要问的问题自己先搞清楚。

  十月十二是我的生日,第一次离家过生日总有点失落,所以那天我谁也没有告诉,自己一个人出去吃了一碗面,给家里打了电话,就在学校的操场上坐到宿舍熄灯才回去。每个离家求学的人难免觉得有点孤单,我也是,虽然我的性格比较开朗,但在生日这样的日子里,我还是高兴不起来。就在我一个人坐在操场上发愣的时候,阿新悄悄坐在了我旁边。他问我怎么这么晚了还在操场上,我说今天是我生日。他好像一点也不奇怪。他把一串香珠放在我手里,说没有其他礼物,刚好自己前几天闲来无事瞎弄了一串,就当礼物送我。我当时很感动,就在我这样一个日子,远离家人,竟然还可以收到礼物!

  阿洋说着又把手抬起来让我看,脸上满是骄傲。旁边的阿新也把自己的手腕举给我看,原来他们带着相同的链子,与阿洋的相比,阿新的链子就显得有点粗糙了。“我的是先做的,因为没有经验就有点糙,她的我费了好大劲才弄好。”一直沉默的阿新在一边说,因为他们还不是恋人,所以阿新只能把自己那串藏起来。因为这串珠子,他们的关系比先前亲密了好多。

  爱,要说出来

  因为阿洋比阿新大两岁,阿洋自然而然成了阿新的姐姐,尽管阿新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害羞的他只能把感情放在心里。因为阿洋的漂亮,学校里有很多人追她;因为是姐弟,阿新自然就成了阿洋的忠实护卫,只要是阿洋讨厌的人,阿新就帮她挡了。

  其实我心里百千个不愿意,但我这人就是怕羞,所以她说什么我只能在一边应着。我没有什么想法,就是觉得我跟她在一起很舒服。尽管她脾气不好,老是喜欢训我,但我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因为心好,人也靓,学校里追她的人蛮多,但她都不搭理他们,每次都是我帮她。她和研究生院的张帆(化名)关系挺好,但是她的脾气倔,两个人老是吵架,就是因为张帆不喜欢她老和我在一起。但我们那时候还是姐弟关系啊,为了不让人家欺负她,我还和人家打了好几架。不过她只看见过一次。

  阿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知道他是想看阿洋的反应。坐在一边的阿洋却好像没事人似的,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你以为我是傻瓜,就那么容易骗!我每次都是在事后知道,但已经过去了我何必再找你麻烦,那时候你不还是我弟弟吗?弟弟为姐姐出头这很正常!”

  其实打架我倒不怕,怕就怕那些被阿洋拒绝的家伙找事。有一次特别惊险,幸好那家伙胆子小,不然真就出事了。阿洋和研究生院的张帆交往了没几个月,阿洋不知道为什么就要和他分手,我被弄的糊里糊涂的,但还是帮她挡。身边很多人说我白痴,以为自己真的是护花使者!可我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何必在乎其他人说什么!

  大概是晚上吧,阿洋说她失恋了,让我陪她去喝酒。其实她一点酒都不能喝,喝了没几杯就晕了。送她回去没多久,舍友就喊我:快去啊,你姐男朋友拿刀子去找她了。我当时就蒙了,鞋也没穿就冲下楼了。远远看见阿洋和张帆站着,我冲过去就挡在她的前面。阿洋的脾气很火暴,而且吃软不吃硬,她当时也许是酒喝多了,反正当时就冲那家伙吼了:‘别死乞扒赖地缠下去,大家好合好散,再说是你的问题。’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没有选错,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吼的出来。阿洋好说歹说,他总算不闹了。我们刚要转身走,那家伙就拿起刀子搁在自己的手腕上,还哈哈大笑说,如果阿洋不答应复合就自杀。有人吓得大叫,把那家伙弄的更紧张,我当时怕真要弄出事来,阿洋也要受牵连,就想抢刀子,不知怎么刀子没抢过来却把自己扎伤了,血流了好多,那家伙也吓傻了。

  虽然事情闹的比较大,但幸好学校里没有人找我们,自己又是学医的,伤口包扎了几下就当没事了。阿洋非要我躺在床上,知道她的火暴脾气,所以我就躺了两天,照顾我的时候,阿洋才告诉我为什么和张帆分手,那家伙说我们明是姐弟,谁知道背后作什么呢?阿洋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误会,所以就分了。当时我开玩笑的说,既然我血也流了,你就做我一天女朋友算是补偿。阿洋以为我在开玩笑,没当回事。我心里急啊!不能老这样不明不白地做她的护花呀!有一次我陪她吃饭,借着喝了几杯酒我又说了,还是那三个字。她当时还笑,说第一次听别人说这么可笑。她老说在大学里说那三个字就好像在说“我要吃饭”一样随便,但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谁能说清楚爱情的真实感觉。她与张帆的事,周围很多同学都在说闲话,说的非常难听,但她好像没事人似的。我知道她的压力非常大,我不想再给她添麻烦,只能把心里的话压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见她心情好很多,决定说了,她起初不信,但我还是一遍遍说,每次见面就说,终于她不耐烦了,也答应做我女朋友。

  阿新和阿洋由好朋友变为姐弟,又由姐弟变为了恋人。阿洋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就答应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很多人因为缘分而谈起了恋爱,也有很多人因为缘尽而各奔东西。大学里的恋人有很多,但走出校门后依然在一起的屈指可数。原因多是各奔前程,谁能顾得了别人?阿新和阿洋的爱情却并没有因为毕业而褪色。

  他放弃一切追随她

  阿洋是个恋家的女孩,所以一毕业她就按照父母的安排回了家乡———佛山,在父亲工作的医院里见习。阿新又是独子,年老的父母生活在乡下,在阿新的坚持下他们终于支持他到佛山找阿洋。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做准备的,反正当我回家的第三天他就敲开了我们家的门。以为我们要分了,没想到他跟着来了。因为没有地方住,他只能暂时借住在我家里,时间久了母亲就怀疑他不止是同学那么简单,我只能老实说了。母亲坚决不同意,第二天就要让阿新从家里搬出去。我没法,只好让他住在同学家里,但他每天准时到我家里报到,陪父亲聊天,还帮母亲做饭。也许是看他勤快又对我好,我妈同意我们交往,但我知道一旦爸爸知道绝对不会同意的。阿新的工作一直没有解决,我心里特别着急啊!他知道我因为性子急得了不少的病,所以在佛山找工作遇到什么困难也不给我说,自己一个人担着。我们学医的很难找工作,他在这边除了我谁也不认识。如果找不到工作,父亲更加有理由反对我们俩在一起。

  当时小妹在广州上大学,她是第一个见过阿新的家人,也是第一个反对的人。她讲了很多理由,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阿新来自农村,又没有工作,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怎么能养活我?我也想过,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真的想和他在一起。他有很多的苦,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就是因为我身上的病只要一着急就会犯。他曾经跟我说过,只要在外面受了气,不要闷在肚子里,回来把他当出气筒,朝他发火。我真的很感动,除了父母和姐妹,谁会对我这么好?我永远记着这句话,我告诉自己他就是可以陪伴我一生的人。我决定不管遇上什么事都要义无返顾地跟他在一起。妹妹也许是对的,但我不会因为他没有钱就和他分手。很多像我一样漂亮的女孩找了有钱的男朋友,她们中有哪个敢说自己很幸福?可我敢,他不能经常带我去麦当劳、肯德基,不能去高级餐厅,也没钱给我买名牌,可我很开心,因为他爱我,有什么好事都会想着我,自己有什么苦从来都告诉我。老公有钱又能怎么样?不关心你,不爱护你,穿名牌也会感到生活没有意思。

  阿新虽然比我小,但总是把我当小孩,什么都是让着我,什么都为我着想。当父亲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后,坚决反对,并且要我们分手。我哭着求父亲,父亲根本不松口。我没有告诉阿新,他的压力太大了,我希望自己能说动父亲,替他分担一些。但他还是知道了,他告诉我不要担心,他会让父亲看到他有能力照顾我。阿新知道我是父亲最疼的女儿,他不想我太伤父亲的心,让我平时尽量在家里。我听了他的话,可是却受不了亲戚们的轰炸。母亲最初的支持也在父亲的威严下没了,她让七公八婆的人给我做媒,每天带我去相亲;父亲也把所有的亲戚都请来劝我,希望我能离开他。可我能吗?虽然他没有钱,说不定这一生根本没有机会发达,但我也会跟他在一起。

  就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小妹帮了我。小妹虽然不是父母最爱的孩子,但她的话父亲每每会听。她让父亲给我时间,说如果逼我太紧说不定会出事。父亲听了,他让我带阿新回家,父亲说如果阿新在一年之内还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就不准他踏进我家的大门。

  阿洋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仍然沉浸在那段令他们寝食难安的日子里,没有了最初见面时的笑容。阿新轻轻拍拍她的手,继续着她的讲述。

  苦命鸳鸯终成眷属

  一年的时间对一般人来说是漫长的,但对这对爱情受阻的恋人来说却出奇的短。一年过去了,阿新由于专业的限制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终于,阿新不得不暂时离开阿洋到外地去,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合适的工作。

  我一连好几天联系不到阿新,非常着急,打他手机又没有人接。那段父亲时常问起阿新的工作找到了没有,我只能搪塞。因为联系不到阿新,父亲说的一年时间又快到了,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没心思吃饭,整夜整夜的失眠,上班也不安心。几天下来就瘦了一圈。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父亲打电话叫我马上回家。因为我家就在医院后边,我害怕母亲的心脏病犯了,赶紧拿着血压计跑到家里。父亲正坐在沙发上抽烟,母亲暗示我也坐下来。我刚要问父亲什么事,父亲熄灭烟,用极低的声音对我说:‘你和阿新在一起吧!’我兴奋?激动?都没有,我只是想尽快告诉阿新,我拼命拨他的手机,一遍又一遍,每次只能听到盲音。我当时就有他可能放弃我的想法,我把自己的想法跟母亲说了。怕他离开我,怕他在外面遇到什么事,还怕他在外面吃苦,我也不去上班了,整天的拨他的电话。我病了,母亲心疼我,母亲让在广州的小妹也帮忙找他,让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姐夫也帮忙找,所有的亲戚都出动了,但还是没有消息。父亲看见我躺在病床上,也后悔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想没有他自己也没有办法活,就准备了安眠药。但我还没来得及喝,他就出现在我面前。

  说讨厌哭的阿洋又哭了,我知道她一向很坚强,但任谁也经受不了这样一连串的折磨。阿新说父亲同意他俩在一起,就是怕阿洋出事。阿洋的一位高中同学也是她的远房表姐,因为父亲不同意她与男朋友在一起而跳楼自杀。因为另一个人的不幸,让他们的爱情在最紧要关头有了转机。看着眼前这一对苦命鸳鸯,我能说什么呢?祝福?他们似乎已经太多。我只能以无言来目送他们离去,一胖一瘦的他俩让我想起了一篇小说《高个子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相似的情景,一样浪漫的爱情。

2004-04-19
 

© www.oicqi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