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表情网

 

爱与哀愁

 

    素衣其实是她的笔名,然而这名字与人相配极为妥贴,我便一直这样叫她。认识素衣已十余年,记忆中素衣也曾天真烂漫幼稚堪怜,可是与现在的人印证,却觉记忆非常模糊,仿佛素衣生来便是这样--长发如瀑,素衣如雪,走在人群中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再烈的阳光在她面前也变成了月色。
  自从在初中相识,就一路与素衣同行,只在高考后分飞。我向北,她向南。素衣本是诗词歌赋中的女子,一直向往烟雨江南,曾说生错了地方,江南方是故乡。然而素衣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素衣学经济管理。不视金钱如敝屣,亦不视金钱如上帝。 第一学期将尽时,素衣一封书来,说是有了男朋友。我大惊,立即去信要唤醒她的理智,仿佛世人皆知,大学时代的爱恋只能是镜花水月。专科两年的学制,又能给爱情多少时间?素衣的回信哀伤而坚决,只说是情难自已,不计其余,人生难得知音,且走且看吧。我长叹,无言,从此不再相劝。素衣的冷静我所深知,想来对方是值得她如此,倒对那男孩甚是好奇。然我知素衣不能留在外地,他们无望的未来令我隐有重忧。
  寒假里再见素衣,便感叹爱情有再造人的力量。素衣眉梢眼底浅笑盈盈,整个人便是活生生的幸福两字。我静静听她诉说那男孩,心底也为她高兴。那年冬季的素衣,是一朵绽放在寒风中的莲花。那年,她十七岁。
  我始终无缘见那叫做健的男孩一面。素衣回校没有多久,健便提出分手。天堂中的素衣一下堕入地狱。健只有一句:长痛不如短痛。素衣的心片片碎掉,来信中泪迹斑斑。我大惊,请了假赶去素衣的学校。素衣极为憔悴,形销骨立,握住了我手只是无语,泪缓缓滑下脸庞。我和素衣走在校园里,费尽唇舌劝她凡事看开,凡事想开。天沥沥地下着雨,满天飘着樱花的花瓣,真真是一场花瓣雨。这样的氛围让人泫然欲泪,我只觉对素衣的劝说极为失败。素衣只是沉默地听我讲,偶而落下的清泪如同珍珠断了线。素衣终于开口,她说伤痛就象这雨季,终究是会过去的。世界崩塌了,她可以重建。我想经历过痛苦的素衣不再是温室的花朵,这对素衣,也许是件好事。
  素衣半年后再度恋爱,这次她轻描淡写,只说男友的名字叫伦。我不敢多说多问,只怕触动她心中的伤痕。素衣本不是拿爱情当游戏的人,受过伤,应当知道该怎么做。我的感觉中素衣仿佛扑火的飞蛾,不顾一切。然而素衣很开心,仿佛忘掉过往。
  一年的时间飞快,转眼即是毕业。归来后的素衣在我面前泪流满面。素衣说伦与她订下三年之约,他将用三年的时间为素衣准备一个家,三年后他定会前来,与素衣相守一生。素衣说她会的,一定会等,伦是她对于爱情唯一的梦了,她绝不可让自己的梦破碎。
  素衣进入一家酒店工作。我就职于一家杂志社。走出象牙塔,有许许多多不适应的地方,我懊恼地发觉自己在不断地变化,在学校时的雄心渐渐褪尽,取而代之的是世故和麻木。素衣却似两面人,灯红酒绿中言笑晏晏,人后便是洗净铅华的素衣本色,间或有真纯如水的文字见报。素衣笑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然她必须保留真我,且要更好,免得伦日后觉她陌生。素衣的话对我是一种警醒,无梦的人生,或者会少了生活真正的意义。我不禁感叹素衣是真的长大了,许是受过打击的缘故,素衣的性情里,有着同龄女孩所无的沧桑。我的眼中素衣仍是一枝荷,莲瓣芬芳,莲心却苦涩。日子在期待中流去。
  三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我已有了论及婚嫁的男友,素衣仍是孑然一人。面对众人的流言素衣只是淡淡一笑,不萦于心的样子。伦音书渐疏,素衣亦不以为意,道是时间和空间都无法阻隔真心。誓约终于守到了尽头,伦却音讯全无,素衣的心里突然间一点底没有。她将理查马克斯的《此情可待》录了一整盘带子寄了给伦,然后在憧憬和不安中等待。终于有一天,伦的电话打进素衣的办公室,伦说:"你忘了我吧!"扣下电话的素衣泪湿衣襟。素衣后来对我复述这句话的时候,已是三个月后,脸色平静如水。但是素衣的憔悴让我可以想象到这中间她的煎熬。爱情对于素衣,仿佛永是利刃,刺得素衣伤痕累累。
  素衣后来陆续告诉我关于她与伦的故事。健的离去,击碎了她所有的信心。伦在她脆弱至极的时候走进她的生活,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怜使她重新站立起来。曾经说好了不谈感情,可是深陷进去又如何抽身?理智终究敌不过情感,哪怕爱里掺杂有太多的悲哀。两个人同命运争夺着时间,爱得分外辛苦又分外甜蜜。伦的分手电话令素衣震惊,不相信一份深情转眼成空。她踏上南下的列车,努力想要挽回旧梦。然而素衣并未见到伦,有人说伦已有了新的女友且不久后即将结婚。刻骨铭心的爱,换来的是刻骨铭心的伤,素衣黯然而归。当列车轰鸣着穿过黑夜,素衣的泪象是决堤的河流。当日她与伦在车站离别,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了健,在蓦然间体会到健的良苦用心。如果健不是及时抽身,那么,与她分别的将会是健吧。可是伦不是健,伦的承诺支撑着素衣的梦想,素衣相信终究可以和伦相守一生一世。爱上伦,也许是错,但是素衣认为,只要坚持,错误也会有完满的结局。如今,伦的坚定的誓言仿佛还在耳畔,人却走出了素衣的生命。
  素衣的坚持落了空。素衣再度心碎,素衣却无怨,说是伦也有自己的苦衷,伦的姐姐去了香港定居,伦又如何能够离开年迈的父母?真心爱一个人,只要他快乐就好。然而失去了爱的素衣,就象一朵干燥花,褪却颜色,褪却憧憬,只余淡香,仿佛不死的灵魂。
  素衣再度走出生命的雨季,只是笑里多了如许苍凉意味。素衣说,生命中的挫折如同一场场烟雨,闯过去,阳光就在前面。只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才能明了幸福的可贵。为了幸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所以更要争取幸福。 素衣清澈的眼光仿佛看透了红尘--但是,素衣说,为何看透?这世间,牵绊也是美丽的吧,只要值得。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别忘了把它传给你QQ上的好友哦

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的^_^

QQ表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