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表情网


 love

     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却是比比皆是,所以,纵使蒙住了眼,我也不会从我的这些同事里拉来一个做男友。

  他们的条件其实也不差,但是在一起工作了几年,早就丧失了新鲜感,很难想像,和一个男人同一个房间里生活同一个房间里工作--天天对着同一张脸,哪能相看两不厌?

  吴桐是这些光棍男人里最让我心烦的一个,他就坐在我对面,无论是画图、做表还是吃盒饭时嘴里都哼着流行歌曲。

  他的歌唱得并不难听,但是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听起来便是五百只苍蝇一起在耳边哼哼。这个时候我总会敲敲桌子,说:"安静一会儿行不行?"

  吴桐极有绅士风度地点点头,可是安静不到十分钟,苍蝇便又飞了回来,让我恨不得到洗手间拿起灭害灵对着他的脑袋猛喷。

  我有过一个恋人,开始时也海誓山盟,许诺爱情会坚如磐石,稳如泰山,两个人 开始筹 办婚礼,买了房子,买了婚床--法氏钢艺的床,有着美丽而单薄的四条细细的床腿和天马行空的钢艺花纹。我怀疑这床会不会在新婚之夜塌掉,谁知道床没塌,爱人却在婚前跟另一个女人跑掉了,因为那个女人是美国华裔。

  他离开我的时候振振有词:"我还是爱你,但是我更爱那个有着民主和长腿碧眼美女的国家。我的人背叛了你,但是我的心绝对没有。"

  我回了他一句:"去你妈的。"

  房子是两个人合伙买的,散伙时,他一分一毫地和我算账,告诉我如果我想留下房子,我就得付他十五万六千元人民币。

  我冷笑:"还没有去美国,就将币种说得这么清楚,放心,我不会给你美元。"

  七拼八凑的钱放进他怀里,他温情脉脉眼里水花闪闪地提议再拥吻一下,我给了他一个耳光。

  我一直没有用灭害灵喷吴桐,原因很简单--我欠他的钱,十万!

  吴桐听我声泪俱下讲述郎心似铁时,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存了几年打算娶老婆的钱全拿了给我,让我得以体面地在负心人面前傲然离去。

  欠钱倒也算了,欠人人情会让我寝食难安,于是我一本正经告诉他,我会按银行利息连本连利一起还给他。

  他冲我耸耸肩,说:"哥们,你怎么这么俗气!如果你真想还我利息,不如将你那张漂亮的床做人情送给我!"

  这小子和我一样是做设计的,眼光也果然一致,都看中了钢艺床那柔软又刚硬的线条。我那张床是一万二千元买的,拿去当利息他并不吃亏,而且,睹物伤神,睡那样的床我会对未来的爱情和婚姻都觉得岌岌可危。

  吴桐今天的歌声比平时更难以忍受,因为他居然哼了一上午的"向前进,向前进......" ,几次敲桌提醒无效后,我正准备拍案而起,他忽然大声说:"今天晚上到我家聚餐,一个都不能少."

  "为什么?"我结舌。

  "我生日!二十七岁大寿!"

  心里骂他娘娘腔--哪有男人过生日还大势张扬,只差没有趴在每个人耳朵边补充一句: "记得带上礼物哦!"

  嘴上却勉强弯成一个笑容:"恭喜恭喜,一定去一定去。"

  忙了一天,已是腰酸背痛,将吴桐的生日早已忘得一干二尽。随着大家一起来到吴桐家,发现个个手里都有礼物,惟我两手空空。

  吴桐依然热情地给我拿饮料,让我们大家随便坐。

  吴桐家布置得挺有眼光,惟一缺的就是椅子,女士们挤在沙发上,男士们没处可坐,便在从我家搬来的钢艺床沿上坐成一排。

  有说有笑,有吃有喝,唱了生日歌,抹了奶油,一个完美的生日宴会即将完成,忽然一声巨响,然后是一阵呻吟声--床塌了!四条大汉滚成一堆。

  大家哄堂大笑,我忐忑不安地望向吴桐,碰上了他虎视耽耽的眼睛。

  残局收拾干净后,大家做鸟兽散,谁知吴桐居然跟着我们锁门出来。

  "不用送不用送!"那些人各按各的方向回家,吴桐居然一直跟在我后面,我忙带笑说。

  吴桐也笑:"我没有送你,只是跟你一起回家而已!"

  "凭什么?"我惊叫。

  "因为我没有床可睡!而且你是我最大的债务人,最关键的是,那床是你拿来做利息送我的。"他得意洋洋,理直气壮。

  我气得翻白眼,却无话可说。

  从此,我和吴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同居在一所床子里,我想赔给他一张新床,他却说:"赔是应该的,但是要赔就得赔一样的!"

  每天夜里,听到客厅里沙发上吴桐的酐声,我就开始骂那张该死的床--那床一定是得到了巫婆的诅咒,要不然,我怎么会丢了爱人,又招惹进来五百只苍蝇,而且最要命的是这样不结实的床,居然还是法国进口,现在断货,老板说如果我真想要的话,至少得等两个月。

  吴桐果然是天下最招人烦的男人,我习惯深夜带图表回家设计,早上拼命睡到快上班。他却在夜晚时不时敲我的门,"阿北,眼圈黑了""阿北,再不睡明天你就会是全公司第一丑女了!"一大早便又开始敲门,"阿北,早餐做了""阿北,不吃早餐你会有胃病,我可不想见你英年早逝"......

  终于怨声载道地去上班,他却在身边寸步不离,上公交时还用手臂将我和周围人群分开 ,他美其名曰说这是无微不致的关心,我骂他是居心不良,让所有的男人见了我都不敢上前搭话,想让我当一辈子女光棍。

  这个时候,他就会一脸受伤的样子,假惺惺地说:"唉,阿北,月亮代表我的心。"

 一个月后,我发现镜子里的我至少胖了一圈,气势败坏地找他算账,他从电视屏幕上收回眼睛,得意地说:"亲爱的,你看看,在我的照顾下,你成长得多么茁壮!"

  我欲哭无泪。

  吴桐也有吴桐的好处,比如说我这一个月破天荒地没有迟到过一次,月底拿了个全勤奖;比如说半夜想起设计图上一点问题,可以将他从梦里摇醒交换意见;比如说可以天天早上吃到他买回来的早点或煎的鸡蛋煮好的牛奶;比如说心情不好可以拿他猛骂,然后坐在沙发上享受他给我松松骨捏捏肩......

  日子在吵吵闹闹中踏实地一天天过去,我开始习惯了和吴桐同居一室的生活,甚至一天没有听到他哼哼叽叽地唱歌就会担心地向他投去垂询的眼神。

  "阿北,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其实也很可爱?"他说话总是没有正经。

  "有些进步,原来是五百只苍蝇,现在是三百只!"我回敬。

  同事阿MAY很严肃地问我是不是在和吴桐谈恋爱,我忙摇头否认,并发誓:"天 下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和吴桐走到一起,现在只是收留他而已!"

  阿MAY舒了一口气:"那就好,我想给吴桐介绍女朋友呢,你见过十六楼金通公司的那个小白了吧,长长的头发很温柔的那个,她是我表妹!"

  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酸意,但仍嘴硬:"尽管介绍去吧,将他骗走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晚上吴桐果然没有等我一起下班,我看着他兴冲冲地走出办公室,心也长了草,画废了几张纸,终于满心不快地拎包回家。

  一进门,习惯性地向沙发上一躺:"哥们,拿拖鞋来!"回头看,身后并没有笑嘻嘻的吴桐。

  "正好一个人清静!"我安慰自己说,"很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今天晚上终于可以没有苍蝇!"

  可是没有苍蝇的日子就是冬季,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过冬,冷冷清清很不适应。

  无聊地做饭,没有吴桐夸张的赞美,吃起来索然无味。

  无聊地看电视,没有吴桐喋喋不休地对电视情节发表个人演讲,电视也失去了吸引力。

  洗澡上床睡觉,没有吴桐苍蝇似的哼唱,居然连数绵羊都用上还是不能入眠。

  当听到门响时,我的心一阵乱跳,我惊恐地发现:我可能是爱上吴桐了!

  这,怎么可能!

  "小白很可爱吧!"吃早饭时,我装做若无其事地样子问。

  "唔,今天的鸡蛋很嫩吧!"

  "我问你小白,你别岔开话题!"我冲他大叫。

  他惘然地看着我:"什么小白?"

  "阿MAY给你介绍的女朋友!"看他装傻我就来气。

  "哦!我知道了,我没有去!"

  "是吗?"我忽然笑了起来,轻声细语地问他:"那你昨天做什么去了?"

  "陪一个朋友去酒吧,他被女朋友甩了!"

  和吴桐一起走出家门,看他细心地将门锁上保险,我有种幸福的甜蜜。

  "阿北,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坐在对面画图的他抬头时正好看到我正呆呆地看他。

  我忙低头做沉思状。

  我爱上吴桐了,这个被我骂做五百只苍蝇的男人。很久没有爱一个人,这种感觉真好,晕晕沉沉,意乱神迷。

  吴桐还是以前的吴桐,对我还像以前一样的好,但是却一直固步不前。我也想过向他表白,可是我害怕万一他对我没有感觉,那会有多么的自讨没趣?毕竟我们同一屋檐住,同一办公室工作啊。

  失眠的夜越来越多,和吴桐的话也越来越少,害怕自己会在不小心中露出马脚。我已被男人狠狠地伤过一次,如果这次又是心伤,我想我会痛不欲生的。

  这天吴桐中午便没了身影,一下午看着对面空荡荡的桌子,我无法集中精神对付自己的图纸。

  走在楼下看见家里暗暗的窗口--他没有回家。

  打开门,开灯,换鞋。

  茶几上一张纸条:亲爱的阿北,今天上午老板打电话来说我的床到了,我已买下来了,我再也不用占你的沙发了!和你同居的日子很开心!谢谢你!

  看着纸条,久久出不了声,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吴桐搬回去了,吴桐从我这儿离开了!

  坐在沙发上晕了半天,心里闷得难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就知道这床不是好 东西,我刚爱上他,这床就来破坏......"

  将纸条撕个粉碎,还没来得及将眼泪擦一擦,忽然听到手机响,一看号码是吴桐,忙镇定下,接通。

  "阿北啊!你今天可以一个人享受你的房子了!"他笑嘻嘻一如往常。

  我说:"去你的!"

  "为什么骂我?"他问。

  "我不想一个人享受我的房子,我喜欢你住在这儿,我,我爱你!"

  我将话一股脑地说完,原来表白并不是难事,而且,我怀疑如果再不说的话,我连今天晚上都活不过去。

  他居然不出声,任两个人难堪地沉默着。

  我的心DOWN到了谷底:大不了是被他拒绝,那时大不了不在这家公司里做,大不了再伤一次心......我安慰自己。

  忽然听见身后洗手间门一响,吴桐笑眯眯地站在洗手间门口,手里拿着手机。

  "你能对着我再说一次吗?"他问。

  我尖叫一声捂住脸,我的天啊!

  他将我抱在怀里,我的脸烫得惊人,小声问他:"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可没有骗你,我确实买了床!也确实不想再睡沙发!"他认真地说。

  "那你......"我的眼睛忽然又湿了起来。

  他将我抱起来,向我的房间走去--居然,居然我的房间里摆着一张和我那张一模一样的钢艺床!

  "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以后我能和你一起睡在这里!"他鬼鬼地笑。

  "这床不结实的!"我想起他家里床塌事件,又羞又喜地说。

  他哈哈大笑起来:"这床绝对结实,如果我不再用锯子对付床腿的话!"

    我一个人的寂寞是用来给我等待的那个人挥霍的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别忘了把它传给你QQ上的好友哦

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的^_^

 

QQ表情网